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沂之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沂新沂 · 心旷神怡 -- 新沂 赶新沂 · 就上新沂赶集网 www.xygjw.com

打造新沂第一网络互动交流平台 为新沂网民提供方便快捷的网络服务 情感心灵妈咪宝贝吃喝玩乐

房屋租售求职招聘二手市场每日红包 快速发帖添加收藏设为首页存至桌面

查看: 1816|回复: 56

双盲

[复制链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0: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7-1-4 13:35 编辑

                 双盲(中篇小说) 健康报上胡大一的科普文章《早搏不是独立的病,早搏本身无风险》 县委文书,“接下页,见反面” 乡文书, 教中学语文  三角恋  

颤颤地站上高凳,双手用力攀挽住悬挂房梁上的绳索,将头伸进绳套的时候刘宝明定会想到多年前那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当时已上小学二年级却停学在家只有八岁的他,冒着黄昏时的如绵硬着胆子趟过冰冷彻骨水漫膝盖的村西沙河,踏上崎岖难行举步荆棘的岗岭小路,独自偷偷赶往十八里外的临河镇——那里有附近乡镇中唯一的初级中学——他常常父亲能在这所方圆几十里响亮震耳的最高学府里执教而引以为傲。之所以冒雨连夜前,似乎是冥冥中听到了父亲的召唤;他那时太幼小,不知道随之将要发生将要因应面对的是怎样一次人生巨变刘宝明在调整绳套以保持脖子最佳舒适度的时候,应该明白那次人生逆转是多么重大又多么遗憾。

经过黄河、淮河亿万年冲刷沉积形成的东部平原,素以区位优越四季分明而冠誉神州,得天独厚的气候水土光照资源使其成为景秀怡人之地物华天宝所在;作为千古粮仓的黄淮平原,丰稔的历史由来已久,故此成为造福亿兆百姓的发轫地,成为滋养中华民族的文化摇篮;先民们因之得以安居乐业世替繁衍,得以共就古文明的辉煌篇章。而位于黄淮平原东南部中心地带的新安县,春秋时期为钟吾古国所有,战国时期数度易手于楚吴之间。
新安县不仅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且应天佑之民使其便的俗语:清流蜿蜒的沭河沂河大运河,自北向南并行不悖地缓缓穿境而过,兼具着舟渔灌溉之利,境内方圆百里的流油肥沃良田一马平川;而城南三十里处,却有一片被环水弯绕说高不高且层峦叠翠群峰堆秀的山头,个个钟灵毓秀景色迷人,连乾隆皇帝远远见了,也忍不住写诗题赞“钟吾漫道才拳石,早具江山秀几分。”
新安县人民因善良富足而积淀下厚道朴实民风,更是令人称道。那个刚来新安县报到的年轻大学生,虽然来自更富裕的江南水乡,却立即被这里的物貌风情和纯序良俗所折服。
这个大学生名叫刘玉成,毕业于省城师范大学中文系,
         

故而说其是黄淮平原上的璀璨明珠,一点也不过分。
            
      新河县域也有山,那是城南三十里处一片说高不高却层峦叠翠群峰堆秀的小山,
    是这里常见的年景,一年两熟的丰稔,可谓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名副其实的一方宝地,除县南三十里处有一片说高不高,却层峦叠翠群峰堆秀,的小山外,尽余一马平川的都是肥沃流油的良田。在这片小山的东西两旁,南北走向并行不悖的沭河沂河大运河,蜿蜒清流缓缓南下。物产丰富  向来被誉为粮仓,





在家人陪伴下用过全家特意为他精心准备的45岁生日午餐,端午节,支走家人后将头伸入悬于房梁下的绳套时,为他安排的好一切


胡青的长篇爱情小说《趟过爱情河》,
大家知道,对一部文学作品来说,结构的极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每个作家可能都拥有大量的写作素材,然而,仅靠素材的大量堆砌而缺乏内在联系,远不能成为优秀的作品,还必须用结构加以贯穿取舍;只有经过作家头脑充分酝酿发酵,不断通过感情燃烧提炼,终被作家深切体验并能控御自如的素材,才成为作品的最终结构。著名文学评论家蓝棣之说“结构”是作家血肉与生命的消耗。笔者对此深表赞同。因为素材是相当枯燥乏味的,结构才富于无穷魅力,文学艺术作品的魅力往往来自作家独特体验和洞察。

胡青笔下的美少女
胡青在《趟过爱情河》里,成功塑造了一批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形象,而用笔最工最细、最丰满耀眼感人的,要数那个叫花的美少女。她既是男主人公的林的恋人,又是着墨最多的“女一号”。胡青在刻画这个人物时,作了有别于一般作家的处理,对“花”的形貌外表,不是采取一次性的集中描写,而是虚实结合的散点式描绘。“花”的羞涩内敛的品质,也随着作品的步步深入而推进层层展开。
炫目耀眼的美丽,是花留给读者最深刻的印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1: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6-1 11:51 编辑

如果不是父亲去世需要核对悼词,沈鑫即使想看一眼存于组织人事部门的父亲档案也是不可能的——相关规定不允许向他提供这样的机会如今,装订整齐纸张褐黄厚逾二寸的神秘档案终于摆放到面前沈鑫颤抖的手指不停翻动着案卷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1: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6-2 17:41 编辑

         水晶兰

    浑身晶莹剔透,本身五毒,全身没有叶绿素,从不进行光合作用,是靠着腐烂的植物来获得养分。所以在坊间也有“死亡之花”的说法。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2: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8-28 23:40 编辑

         散文诗章(组章)    故乡的春天

梳理半生的铭心体验,最挚情的还是故乡春天;每当春姑娘悄悄走来,河流清洌出惬意,岸柳纤舞着缠绵;燕翅剪裁着白云,水漾池中,荷载悠闲白云,池水与高天比蓝,绣成绿毯的原野,铺向天边的远山,村陌
翻涌的绿浪,托举起一缕缕炊烟,从农家小院里袅袅升悬。之于我的故乡春天,风情万种,记忆永年;
投身春天怀抱真好,鼓动飞羽把春光裁剪,
记忆里的
儿时春天,也有太多的悲苦心酸,那时的冷冬过于漫长,形影相随的总是饥寒;那是不堪回首的年代,太多太多的人们,食不果腹,破衣烂衫,挣扎在生命垂危的最后极限;他们对春暖花开的诗意,不懂得浪漫,缺少激情,没有歌赞,只盼春阳带来温暖。只有当春回大地之时,万物在暖阳中释然;憔悴老汉才偶有笑颜,苦寒少年也才在熙凤中,尽情欢快,尽情妙曼;
在和风初畅的那些日子里,最早苏醒萌发的,一定是向阳处的草甸;看上去柔弱且尽匍匐着的小草,其生命力的旺盛实属罕见;即使被冰封了整个冬季,每一个草根仍与春天相连,它们最知道春回的脚步,最知道怎样迎接拥抱春天。

那是怎样的美好季节,春色融融得光晔绚烂;憔悴老人也会笑皱眼纹,也有,那是怎样的一片土地,那春光绚烂光晔中的,不止于绿浪翻涌,春风坲面,鸟语花香,水天碧蓝;还有熟悉的原野,村陌,山川,有扶摇直上看惯了的炊烟;有故旧朋友红颜,
水天碧蓝;故乡春天的美,不仅充盈鸟语花香里,还明丽绿浪翻涌中,,显盈着天高水蓝;春风坲面,明媚于,道不尽春意盎然;
我钟情于春天,却不似蜂蝶般矫情,一味缠绕着芳菲,尽在花丛中沉湎流连;虽欲搜尽惹眼群芳,径自寻欢猎艳;
我乘四月暖风回归,借着绚烂光晔鸟瞰,河流蜿蜒出清洌惬意,岸柳飘舞着纤雅缠绵;双翅荷着朵朵悠闲白云,飞羽被高天次第染蓝;
深爱堆绣天边的绿野,也爱光影婆娑的山川,既爱村陌田塍绿意,也爱农家小院炊烟,流连,投身春天怀抱真好,鼓动飞羽把春光裁剪,都是我的爱,;



挨一日似三秋,过一宵如半夏,
秋云淡淡,寒雁凄凄,清风舞鹤,明月谈经,
狂蜂浪蝶有时见,飞入梨花无处寻  情沾肺腑,意密如漆,
啄泥的新燕,欢爱钟情于春天 欢爱   我是寄外的啄泥燕,
不效蜂蝶绕,贪恋百花丛中艳
振翅剪东风,点缀着翡翠河山
燕知春天心,最爱春池一片蓝


蝶知春天心,顾影流连香丛间,燕知春天心,翅剪彩云绣长卷,蜂知春天心,奋飞劳碌酿蜜甜,花知春天心,尽绽芳菲争比艳,草知春天心,翠遍原野绿满山,水知春天心,一意纯情对天蓝,我想知春心,长吟短唱叩情关,留春夸下山海口,能将昆仑移中原。

蝶知春心,燕知春心绣画忙,翅剪彩云,



的远影,双翅剪东风,翩飞的姿影,
那风中远影,让蓝天更显高蓝
河山尽
燕影,放眼绿绣河山,放眼春意盎然
蜂蝶绕飞花丛,风暖天高蓝,

每一片秋叶,都以自己的方式
怀恋着春天,怀恋着春意盎然

无论高挂枝头,还是

如果我是冬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2: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8-23 01:24 编辑


                              粽子
1,今年
要去杭州过端午节,儿子一家在杭州,再说我也想孙女了,每次视频,一岁半的孙女都会在屏幕里唱“爷爷好呀爷爷好呀”;我于端午节的前一天清早,登上客运大巴,开始十个小时的旅行。南去的车流在京沪高速上快速穿行,我吃着上车前买的粽子,心驰。一路上的各种粽子引起回忆,第一次吃粽子,女同学路江
2,小时候吃粽子,吃月饼,1/4,,
3,为两个粽子死去的同学
4,姥姥的粽子、祖父家的粽子

5,祁峰人吃粽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3: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9-1 06:09 编辑

   柿园孤坟
一个修长的身影徘徊在夜幕下,他背对山溪面向村庄,不时发出似如山雀的尖锐叫声,清风中的唧唧呛呛的鸟鸣划破寂静夜空,带有溪水湿凉的鸟音在咫尺之遥的村落巷道间回荡穿行;毫无回应的村庄宁静依然,清流缓缓的溪水仍旧不知疲倦地向西蛇行,只有溪后不远处的山上树丛传出了叽喳鸟叫——醒来后的真正山雀兴奋热烈自作多情地纷纷回应。山雀们永远不会明白,村溪边每次模仿它们发出的鸣叫,竟都是渴盼求偶发出的幽会暗号,且那声声呼唤中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和色情。
比起炎热的夏季,入秋后的祁岭夜清凉宁静多了,村里大人孩子们无需再去户外乘凉露宿,曾经此起彼伏不知停歇的蝉声狗叫声不再聒噪,整个村庄已枕着清秋的凉意恬然熟睡,偶尔的几句山雀叫声不可能把人们从惬意的好梦中唤醒。
受岗岭东高西低且南北各有一条山溪的地形限制,祁岭村始终围卧在半坡的一片亢地上;如果能够凌空鸟瞰整个村庄,其形状就像四个瓣的花朵,只是地势使然的缘故,花朵永远朝向巨型蛋黄一样缓缓西沉的晚阳。富于联想的孩子们,总将这鸟瞰的四瓣花村庄比同为他们爱吃的牛脚柿子,连此刻正徘徊夜幕下频频学着山雀叫的小伙子也曾这样说,不过他后来改口又说像柿子花,在一次下雪时却突然再次改口说更像梅花;当有人反驳他梅花不可能四瓣时,他不加辩解地嘿嘿一笑,他心有所想、意有所指的梅花,能向外人说出来吗?绝对不能的!
分布在四个花瓣上的祁岭村,只有一百来户人家,其中的娄家和薛家都是孤门独姓,但在众人眼中却曾是显贵百年的望族。虽然两姓人口最多时不到全村的六分之一,却拥有全村四个花瓣中的三个,只有西南角最小最低洼的那个花瓣被其余十几个姓氏瓜分;尽管大伙占了人口绝对多数,却常常只能在仰视坡岗上的娄薛两家连片高大豪宅时,不停嘴地啧啧羡慕,眼里有无比的渴望和向往,许多男人会愤愤不平妒火中烧;却又不得不继续蜗居在檐草碰头的低矮茅屋,小心勤勉地操持着自己的生计,年复一年,代代如此。
时光荏苒中终于等来了土改革命,那是抗日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作为新四军和日伪军长期争夺的苏北山区,祁岭村一直处在双方拉锯式的争战中,饱受着外人难以想象之苦。八年抗战终于结束,新开辟的根据地实行土改,穷人们终于盼到扬眉吐气翻身做主人的机会。地主老财杀了,城里的作坊钱庄和药铺充公了,土地山林分了,牲口和华屋都被梦寐以求的穷人占为己有,这是祁岭村穷人们蓄意已久理所当然的事情。当土改运动在该杀该分该占该充公都已进入尾声时,却又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高潮——挖浮财。娄姓地主婆在男人被杀本已痛不欲生的情况下,又见埋藏地下的几缸银元被挖出,绝望之下用一根绳子将自己吊死在悬梁上。
薛家的财产数倍于娄家,其良田望不到边,山林看不到头,骡马成群华屋连片,差不多占了祁岭村庄一半面积,而且是风水地势最好的村庄北部;薛家的外埠财产更多,据说有十个手指数不完的药房当铺作坊钱庄;如此多的财产,当家主事的竟是一个只有二十七岁的小脚寡妇。虽然小寡妇从不穿缎鞋绣袜,从不着艳丽锦服,从不施粉黛脂膏,从不戴钗宝珠花,始终布衣麻服、素面示人,却总是靓丽光艳、楚楚动人。因为她长得身如二月初垂杨柳,腮似三月绽艳桃花,莲不盈揸,才举步,双臂已挥舞、弱肢早三摇;指如葱笋,远望胜过羊脂玉,近看根根赛象牙;眉动时能惊落正飞之雁,回眸间足让秋水失色,不仅祁岭村,就是方圆几十里内,没有哪个男人不垂涎欲滴这份财产、垂涎欲滴这个美人。
当大伙在分完挖尽薛家财产后,对如何处置小寡妇产生了分歧,连土改工作队好像也感到了为难;有人建议像娄财主一样杀掉算了,有人则坚决不同意,说她向来只做善事不做坏事,虽是财主也不该杀,双方为此争执不下。担任土改工作队长的区干部动了恻隐之心,请示区里后,不仅最终保住了小脚寡妇的项上人头,还为她留下了三间祖屋——九年前她结婚时的婚房。
薛家的那三间祖屋是祁岭村最老旧的房子,村民们都叫它薛家老屋,至少有一百年的历史,大伙在分房时谁也不愿意要,一来因是老屋,二来寡妇住过不吉利。然而老屋却是小寡妇最爱的房子,她一直居住其中,难舍难弃。据传那房子是她公公的曾祖父薛员外刚到祁岭村时修建的;薛家曾多次花重金加固维修,据说加固维修的钱,可以新建十处这样的房子。虽然老旧,薛家却始终舍不得拆掉重建,因为无数的风水先生看过,一致认为此屋最宜做婚房,说是在里面结婚,不用一年,新妇必得贵子——这自然是薛家缄口不外传的秘密。事实果不其然,薛家的全部五代人都在此屋娶过亲,其中四代新妇在一年内生下了儿子,且个个达官显贵,只有小脚寡妇例外。
那个学着山雀叫的小伙子,还在村溪之间的短短小路上来回丈量徘徊着,见三星已经移至村庄东南天空,他显得有些焦急,

小脚寡妇不仅没被杀头,反而分得最钟爱的三间老屋,让她感到庆幸,喜出望外。可有人却恼怒异常,那个鼓动汹汹舆情、极力主张杀掉她的方麻子,为此还专门跑到区长面前告状,说土改队长贪恋美色、存有私心,两人暗中勾连有染也不可知;说他原先在薛家当账房总管时,就知道她丈夫是国民党军官,现在不知行踪,是死是活没人可知;还说她极有可能是日本人的内奸,譬如那次大扫荡时,她公婆被日本人抓走杀害、横尸街头,而她几天后才回来,竟毫发无损,真不知道她躲到了哪里,完全有理由怀疑她为独吞财产出卖了公婆。宋区长听后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回去吧,便将方麻子打发走了。
按说家大业大的娄薛两家不该偏居穷乡僻壤的,他们即使在富阔云集的大上海,也照样住华屋吃海味显山露水的,蜗居在此,极有可能与传说中的祖训有关。
薛员外不是本地人,他当年从原籍福建进京赶考时,路遇同是进京赶考娄员外,二人结伴同行,情投意合,年轻时曾与广东人

在夜幕掩护下,一对青年男女越过村后的小溪,沿着s形的上山碎石小路,很快消失在浓密的树林中。
两只通体银光的萤火虫,像夜精灵一样,轻盈自在于黑暗中的林下草丛,被初秋清凉的微风鼓荡成小小风帆的翩飞羽翼,在平静的海洋般的原野夜空欢动出随心所欲时才有的嘶嘶嘻笑声;看上去,两只夜精灵对周围一切尽在万籁俱寂中沉睡十分惬意,无所顾忌地上下翻飞,忘情地相互挑逗撩拨,恣意诉说着外人难懂的彼此欢爱的悄悄情话。裸躺在林下草丛中正做着同样事情的那对青年男女似乎最能体察精灵此时的情愫,他俩借着时近时远时明时暗时分时聚的两盏“银光灯”,齐头并股地搂抱相拥在一起------
青年男女欢爱纵情的柿树林,几乎覆盖了祁岭村北面那片东高西低、南北狭长的孤岗高地,其东面高枕着马岭山众多余脉中的一道不规则岗岭;西面是落差很大的坡洼地,与月牙状的水库迎面相通连,水面与柿林的距离因季节不同而变化,大旱季节足有二里远,届时的牙月水面会缩至三个足球场大小,汛涝时又会近到一箭之遥,水面自然也胖大了数倍,成为了半月甚或凸月,无论牙月大小胖瘦,常年都波光潋滟、春碧秋蓝,始终深情如一地怀抱着或近或远的柿树林和祁岭村;柿林北面不远处的崖下,有条宽约三丈横贯东西的深沟,因山洪冲刷而成犬牙交错状的沟壁岩石呈现出凝血未干时的赭红色;柿林与村庄仅有半里路,从柿林南缘下坡,经s形碎石小路,近至村庄最低洼处,有条不足两丈宽的平缓小溪沟向西蛇行流淌,这是注入月牙水库的东山来水中极细小的一个分支,溪中垫有几块周正平整权当桥面的簸箕大小的石块,从这些油光水滑的石面石身说明由来已久。因柿林地处三面环水一面岭的孤岗,和小溪又都在村后,所以祁岭人都称之为后山、后沟。
虽然后山的面积不大,且碎石遍布,壤质瘠薄,但视野开阔,是休闲赏景的绝佳处;如果站在后山东南角的高大石墩上,东可仰见马岭山苍莽灵动的群峰,尤其主峰五华顶的秀美多姿以及主峰颈部凌空险奇的兀岩瀑布,如巨大清新的油画从天悬挂眼前;北可尽览如绣如毯一马平川的广袤沃野,可遥见天际线处吐自县城化肥厂粗大烟囱的缕缕黑烟;向西俯瞰,近处翔集着黄鹂白鹭翠鸟的月牙水库、稍远处熙来攘往的岗前乡集市街道,更远处像白练一样围绕天边的沂河大运河,层次分明尽收眼底,甚至连百里远处的巨山有时也隐约可见;而南望最是令人心旷神怡,那碧波万顷的骆马湖上,白帆在清风中鼓荡,鸟影在湖面上飞翔,水光中舟船往还,湖上一座座孤岛倒影水面,像一枚枚翠绿宝石,结对镶嵌在蓝天白水之间。
据说后山的风水最好,这环水背岗的地形,一直被许多阴阳先生所称道,更让不少人觊觎;
柿树却长得出奇的好,远看去,那些枝叶茂密的巨大树冠齐被各自粗壮的树身高高顶起,像是放大了千万倍的灵芝;走进柿林,手臂长的成人也都难以合抱过来的树身,棵棵老干虬枝、旁迤斜出。置身柿林,据说,这片柿树林,如此之处,这样,自然成了青年男女隐蔽偷情场所。
从村庄里向北延伸的那条土路,出村后经过架在小溪上的石桥,土路便因地势弯成了s形,向半里远处的柿树林蛇行而去,消失在柿林南缘后面。在茂盛幽深,深湮没进茂盛幽深的柿树林。,因地势弯成了s形,从村庄通向一里远处的柿林南缘,伸进茂盛幽深的柿树林。,从柿林南缘伸出来的小路因地势呈s形弯向正南一里远的村庄。占地近百亩的柿树林,虽然碎石遍布,壤质瘠薄,风水却很好,柿树却长得出奇的好,远看去,那些枝叶茂密的巨大树冠齐被各自粗壮的树身高高顶起,像是放大了千万倍的灵芝;走进柿林,手臂长的成人也都难以合抱过来的树身,棵棵老干虬枝、旁迤斜出。置身柿林,据说,这片柿树林,如此之处,这样,自然成了青年男女隐蔽偷情场所。南面与一里远的村庄声闻相望,被马龙山上下来的洪水冲刷而成的一道深沟,这片占地近百亩的柿树林,虽然其,其西是,是东高西低的一片荒瘠岗坡地,西面,地势高的东面的,一片柿树林里,那片柿林东,高西低,占地近百亩,约一里远的坡岗上,在一片树龄占地近百亩的柿林中,占地约百亩的一片柿树林

青年男女频频发力的四臂悸动绞缠着,不安分的四条腿互相抵压扭动、不知所从;唇来舌往间发出的声声娇喘,气息如兰却震耳,濡润潮人而醉心,尤其唇舌推送包容喋呷时所说的每句话,都语浓情浓你浓我浓:“------爱死你了!心被你剜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你,就被你迷住,从那时起,夜夜没魂没肺地想着怎样勾引你、*你这个狐狸精。”“你才是狐狸精呢------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你肯定是狐狸精,前世欠你情债,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天天想聊斋呢------”“尽瞎说!你才是前世追来的小冤家、缠死人不偿命的讨债鬼------”“怎么瞎说?你就是个狐狸精!我喜欢*你这狐狸精!转过身,再来一次,让我从后面*,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让我们再死一次------”在一番骚情缠绵的淫语激荡下,姑娘和小伙重燃激情中烧的烈火,效仿起马驴之类的动物,纵情欢快起来------

青年男女欢快纵情之地,处于一片树干粗大枝叶茂密的柿树林中,位于高园村西北半里多路的坡岗上,在一片树龄占地近百亩的柿林中,占地约百亩的一片柿树林
真漂亮!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美人!瞎说,真的?那,你的------像两个牛心柿子,不仅滑腻可手,而且香甜可口!第一次见面,我就被迷住了。那你当初为什么躲着我?小伙子说得好动情。是我见到过的最美人
姐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4: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qing 于 2016-9-3 13:18 编辑

水晶兰

浑身晶莹剔透,本身五毒,全身没有叶绿素,从不进行光合作用,是靠着腐烂的植物来获得养分。所以在坊间也有“死亡之花”的说法。

,山区的早春被一场连月不开的霏霏淫雨侵搅得格外湿冷,山野和祁岭笼罩在旷日持久的潮湿雾中人人心头悄然堆积下厚重难去的阴霾,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薛明的兴致;从京城归家的三天里,他白天穿着蓑衣在后山上转悠,寻找祁岭本地特产的蘑菇、地皮、山水牛。这是一直爱吃,的薛明。随着雨霁天青,天气终于放晴,村民们纷纷走出家门,来自东山的洪水不再汹涌咆哮,经过祁岭村的山溪,流速渐缓,水声潺,仍不绝于耳,洪的多日下泄、西月牙湖的水面持续上中,柿林与缓缓涨的湖水越来越近,一些根须甚至已浸泡在湖水中。近至柿林脚下,柿树间半尺厚的烂草散发出湿霉气味
的让山下月牙湖水,阴雨不开,东山上的洪水注入柿林边的月牙湖中,和后山柿林,初夏早晨和夜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5:06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5:59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0

好友

73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5-29 19:46:51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